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乱伦情事纪作者鸟人


乱伦情事纪


字数:5031字

(一)叔叔与姊姊

小时候的天空,对我而言,是充满着几许乱伦的记忆。

我家是座落在台北某处一排违建中的一户。那里的大人,日常的休闲活动除了打牌外,还是打牌。所以有些时候,我们家的大床上,总有着父母牌搭子的小孩一同睡着。当然,我也乐不思蜀,因为这时候,我总可以和姊姊一同睡着。
我姊姊对我很好。她总会等到小孩们都睡了之后,将她的手伸到我的被窝里,轻轻的褪下我的裤子,然后紧紧的抱着我。其实,当时的我也不太能够明白她在做些什么,只是觉得那像是在水里游泳般的小鸡鸡,总会有着尿急后突能解放的感觉,很舒服。

当然,我能得到姊姊如此特别的服务是有原因的。

记得那是个星期天的早晨,爸爸和妈妈也不知是跑到谁家打牌。我起床时,家中是一片寂静。管着我也习惯了这种情况,至少在星期假日里,在我家那是常有的情形。

我揉了揉眼,走进隔着厨房走道的前面房间,穿过父母睡的大床,正准备走向客厅看看不在睡觉的姊姊是不是也跟爸妈一同出去。却发现姊姊背对着我,拿着毛笔坐在叔叔的腿上,口中发出着如我生病时的声音。而叔叔也像是在教她写毛笔般的,一手抱着姊姊的腰,一手抓着姊姊的右手,整个头放在姊姊的肩膀上。
【噢!原来姊姊在练写毛笔字啊!】

那是我最讨厌的工作之一,正想要逃到外面去找阿花玩办家家酒,免得如姊姊倒楣的被抓去练写毛笔。

【嗯!叔叔的裤子怎么有点奇怪!】

我望着摇晃的椅子边的空间,有着突出在外的皮带,是感到几许好奇。
眼睛不由得顺着皮带看过去,姊姊的裙子撩在叔叔小腹上,白细的大腿根部,有着一根圆圆黑黑的棒子,随着姊姊扭动的身体忽隐忽现  

【叔叔,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啊?】我悄悄的走到他们的身旁,突然的问着。
【弟  】

【没有啊,我在教她写字  】叔叔和姊姊在一阵鄂然后,几乎是一起说。
当然,叔叔更是紧张的将姊姊的裙子向下拉着,好掩盖着他们交接的部份。
我知道他们在骗我。我和隔壁的【爱人同志】阿花,曾在后巷那边玩着弹珠、ㄤ阿仙时,不经意的躲在郭哥哥的纱窗边,看着郭哥哥也像叔叔和姊姊般的,叫他妹妹压在他的身上,不同的只是他们没穿衣服吧!

我望着他们,露出不相信的样子。

叔叔见状,挪了挪身子,费劲的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十元。

【去!出去玩去。】

【我要【参】!】(参是当时加入或一起的意思)

【你要写字?!】叔叔知道我最讨厌写毛笔,装着生气的样子吓着我。
我吐吐舌,抢过十块,飞快的跑出去。耳边有的是叔叔的那句,【不要和你妈妈讲,听到没?!】

管它呢!十块钱我能和阿花买好多东西吃耶!

从此之后,叔叔更常带我和姊姊去看电影或是到处玩着。虽然每次出去,我总会有着好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们。不过接来的礼物或糖果,也让我不太注意他们到底跑去那里,更何论姊姊偶有的特别服务呢!

这种情形也一直维持到叔叔死掉后,才告结束,在我十岁那年。

(二)小阿姨

在儿时寒暑假的日子,我总会跟着舅妈,到住在山边的外婆家玩耍好些日子。
其实,那里实在不算是太好玩。从小小的火车站下车后,要走上好久、好久的路。有些时候,虽然可以搭上熟人的牛车,不过颠动的石子路,加上牛的缓慢步伐与浑浑的体味,我常和表哥跳上跳下的减轻鼻中的刺激。

外婆家吸引我和表哥想去的原因,绝不会是因为常从竹子边掉落下来的青竹丝,或是小溪边的大肚鱼,更不会是那比我小手臂还长的蜈蚣。其实,应该是我的小阿姨淑珍,总让我吵着要一同前往。

小阿姨淑珍是五叔公最小的女儿。比我大一岁,比表哥小一岁。她很野,也很会跑。总是在白天时捉弄我、欺负我,而我却又追不过她。所以,总是恨她恨的牙痒痒的。但一到晚上,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喜欢黏着我和表哥,一同躲在蚊帐内,东捏捏西捏捏,帮我们捶背或按摩着全身,有时也会讲点故事给我们听。

在乡下,人们睡得早,起的也早。男人一早就到田里忙着耕作,而女人也多到河边洗衣或闲话家常,剩下的大多都是像我们这些小鬼在屋子附近,玩着捉迷藏、跳房子等游戏。

不太记得那是什么日子,只知道是天亮很久了。睡着大头觉的我,纂手校总觉得床老像是地震般不停的摇着。我微微张开眼,看着身边表哥的大棉被异常的上下鼓动,我想可能是表哥和小阿姨又在玩【摔角】吧!

小阿姨有时虽然也会跟我玩,可是我对着力气比我大许多,又总是压在我身上的她又打又踢,让她没办法顺利脱下我的裤子而放弃(我们的游戏规是能脱下对方裤子的人,要被赢的人处罚,处罚方式由赢的人决定)。

我猛然掀起盖在表哥身上的被子  

【表哥赢了  耶!怎么两个都没穿裤子?!】我如表哥和小阿姨般的一起互相愣着。

【喉  噢!】

看着表哥的鸡鸡从小阿姨白白的肉洞中,慢慢的滑出。我对着他俩摇着食指,做势要冲出去告诉舅妈或五叔婆。

突然,我整个人被表哥抱住,小阿姨也跟着压上来。

【ㄝ!你说出去我以后都不理你啰!】小阿姨嘟着嘴,眼睛快流下眼泪似的。
【我不管!谁叫妳都欺负我!】我不理她,挣扎的要将他俩弄开。

【不要跟人讲啦!让你也【依】嘛!好不好?】(依为玩的意思)表哥提议着,顺势抓着我的手放在小阿姨的肉洞上。

【你也玩了!】表哥一边囔着,一边用我的手上下的磨擦小阿姨湿润的阴部。
【不算!我没有。】我用力抽回手,看着掌心上的残留的水。

【啊黝  好脏噢!小 阿 姨 偷 尿 尿!】我大声的叫。

表哥迅速摀住我的嘴,示意望着小阿姨想想阻止的办法。

小阿姨看着顽冥的我,迅速的拉下我的裤子,整个人面对着我,一手抓着软软的鸡鸡,一手拨开她白嫩圆滚的大阴唇,半蹲着往下坐去,前前后后的摇摆着她结实的屁股。

我望着小阿姨的动作,不禁想起叔叔和姊姊那幅熟悉的画面,小鸡鸡跟着莫名的向上挺动。

【这么小还这么坏!】

小阿姨大概知道我已不会去告状,扶正了我的小鸡鸡对准她的肉缝,得意的笑着  

(三)偷窥

上了国中以后,我家也随着违建的拆除,改分到十坪大的国宅公寓里,那是相当狭小的空间。爸妈大概也发现了我喉咙上突出的喉结,以及常留在内裤上的透明液体,竟将那十坪大的空间,分割成四间房间。

想到之前姊姊的特别服务,已被新有的隔间所分离,心中实在不是滋味。再者,自己对男女之间的情事也随着一年级健康教育十四章,而有着懵懂的幻想。
我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接近姊姊,但她却像是改邪归正般的躲避着。

我懊恼透了,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重温旧梦,终于让我发现了新家的小秘密。
那是冬天的晚上,天黑的比较早。我放学回家后,家中是一片漆黑。自从搬来新家后,爸爸每天总是要近七点才会到家,妈妈也不知是去市场买菜还是牌局未了。我开了门,正准备打开房内的大灯。忽然发现厕所前方,露着一缕白光。
【是谁?  疑!姊姊下课了!】我望了望门口的鞋柜,国三的姊姊是很少比我早到家的。

我突然笑了,摸黑着放下肩上的书包,轻轻的带上门。蹎着脚走到厕所前,跪在厕所前方的脚踏垫上,从那小小的钥匙洞口向内望去。

【哇!太爽了,姊姊正在洗澡】

我家的厕所和浴室是在一起的,很小,不到一坪。厕所门一开就是马桶,马桶边是一个两张脸大小的洗手台,而旁边就是墙壁。钥匙孔的视野刚好能到门边,除非是站在莲蓬头的正下方,否则是逃不出小孔的窥视的。

我兴奋的解开卡其裤的钮扣,掏出早已昂扬的阴茎,一边忘情的上下搓弄着。毕竟是自己期盼已久的,套句现在政治人物常说的:不满意,但是可接受!
姊姊洗澡洗的很仔细,先用双手搓着香皂,涂着整个前半身,尤其是在她那肥大的奶子上,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用皂沫布满着它。我仔细的看着,总觉得姊姊的奶头很大,乳晕也很明显,跟小阿姨淑珍不太一样。

在前面洗完之后,姊姊接着用香皂涂满着整个毛巾,然后一只手抓着毛巾的一边,交错的洗着她的背。当然,这不是那么刺激,我也藉得解开裤子上的皮带。因为,我知道她快洗她的阴部啦!

果然,姊姊将腿微开,双手拉直毛巾旋转成长长的细条状,一手在前;一手在后的将它紧贴在阴唇下方,像拉胡琴般的清洗着下部。整条细长的毛巾陷在肉缝里,肥厚的花瓣随着它的移动,不停的向外张着。

我张大着眼,极力的向内看着,真希望能看到姊姊整个淫荡的小肉穴,同时更加速了手部上下的动作。只见到她放下毛巾,改用手掌磨着肉洞清洗,而两根指头也跟着没入阴道之中  

【哇!受不住了!】我夹紧臀部,用力的向前喷洒着一股又一股的精液。
望着一地的白稠,真希望能和姊姊蜜洞上的泡沫交换!心中虽是有着自慰后的空虚,不过,还是几许兴奋的能够发现家里春光的来源。而它,也伴随着我,解决了国中时代的许多生理的需求  

(四)爸爸

我的父亲算是管我们管的很严格的,至少在【儿童福利法】之前,我是这么认为。

身材魁梧的他,只要我们犯错到他觉得不可原谅时,常会剥光我们的衣裤,而用皮带或水管用力抽打,更重要的是他常会实施【连坐法】-一人犯错,两人处罚,所以我和姊姊都相当害怕。

记得那天妈妈又去【远征】牌友,我从父亲口袋里偷拿了一佰元,至于用途我是忘了。结果当然你们也猜的到。就在挨打的同时,我不知是那根筋不对,竟然把姊姊和叔叔的事给抖露出来。

哇!这下子可真不得了,姊姊连奶罩和三角裤都被爸爸剥光,用绳子吊在客厅狠狠的被抽着。姊姊肥大的奶子,随着爸爸飞动的皮带,不停的颤动。一条条红色鞭痕,充满了她雪白的身体。

【爸!我下次不敢了。】姊姊的眼泪像下雨般的泛流,口中不停的喃着,两只腿也不停的发抖。

【下次,妳还想有下次!】爸爸手上的皮带是一直没停过。

【妈的,我就让妳现在。】

爸爸像疯了般的抱着姊姊的大腿,右手掀开姊姊的阴唇,用舌头舔着姊姊的肉芽和蜜洞。

【爸!不要,我真的不敢了。】姊姊的脚交叉的卷在一起,因为没什么着力点不一会又张开了。

我真的有点惊讶爸爸的作法,呆在那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【你还呆在那里干什么?不会一起来帮我,让妳姊姊爽啊!】

这下子,我更呆了。我真不知该怎么帮爸爸,虽然我的心有点窃喜。

【爸,不要!  弟你不行  】姊姊摇动着绑在手上的绳子,双脚不停地乱踢。

【快过来抓着你姊姊的脚!】爸爸叫着我,同时脱掉内裤,一手握着他的鸡巴往姊姊的洞里硬挤。

听到爸爸的叫声,我走到姊姊身旁蹲下来,抓着她的双脚往外开,眼睛不自主的往上看着爸爸和姊姊交合的情景。

爸爸那只黝黑的肉棒进进出出的翻动着大阴唇,整个鸡巴上的血管,沾着姊姊分泌出透明的淫液。姊姊眯着眼,摇摆着肥大的屁股,随着爸爸不断的起伏,脸上的眼泪早就被肉棒肏入后的快感所取代。

【爸  你的  老二  弄得我  好  美  】

姊姊的呻吟刺激着爸爸加速着活塞的动作,可能是站着太吃力的关系,爸爸放下吊着的姊姊,然后将姊姊整个脚往上举着,整个人扶着阴茎,在阴唇上磨了磨,倏地整根往肉洞沉入。

【啊  爸  】姊姊微蹙的眉,对爸爸整根没入的阴茎,似乎一下子无法接受。

兴头上的爸爸当然管不了这么多,腰部狂烈的摆动,两个肉体交接的响声,在屋子里荡漾。

【快  出  来了  】爸爸嘶喊着。

姊姊听到后,用手紧抓着爸爸的屁股,挺着腰配合爸爸的起伏,像是希望爸爸播种在她子宫里。

在一旁的我,知道爸爸快要射出后,赶紧脱下裤子,用手上下套弄着老二。
【  来了  】爸爸拔出鸡巴,一边搓着姊姊的肥奶,一边在姊姊的身上喷洒着一股一股的浓精。

而我也在爸爸满足的离开姊姊的身体后,迅速的爬了上去。姊姊湿漉漉的小穴,根本让我毫不费力的就插进去。

我一边肏着,一边用大姆指爱抚着姊姊的阴蒂,她也疯狂的张开双脚,夹着我的屁股,随着摆动。

【快点  弟  用力  】

我望着姊姊的荡样,激起了凌虐的心。一边拍打着她大腿侧边的伤痕,一边转动着屁股,用龟头在她子宫口磨呀磨的。

姊姊像是受不住我的磨功,嘴巴不停的乱嚷着,直催我快点。

见到时机也差不多了,我加速了起伏的动作,龟头渐渐感到酥麻,大腿根部也向大脑传送着射精前的快感。我学着爸爸,拔出鸡巴射在姊姊起伏的胸上。
之后的日子,只要妈妈去打牌的晚上,我和爸爸就轮流的肏着姊姊,当然姊姊为了这种不伦关系,拿了两三个小孩,直到她十八岁结婚为止。

【全文完】